• 2006-11-02

    赴死之心

    《漫友》6P+《龙漫》12P+金龙奖32P……11月30日之前全部完成……

    我说怎么不干脆弄死我算了…………T口T

  • 2006-05-11

    自省·它层次

    就像之前事情发生后,对某人说的——

    “如果因为自己的坚持而失去了体谅他人的心的话,真的值得么…… ”


    但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做了差劲的事情,现在不过在自我安慰而已。

    一个会被朋友评价“跟你越熟就越觉得还不如跟你不熟来得好” 的家伙,
    真的有资格被称为“好人”么——?


    感谢胡子跟老谢,你们的话让我开朗起来,让我认识到一些问题。
    那些因为坚持与倔强而一直考虑甚少的问题;
    一些在我不满他人的逃避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也不曾直面的问题……

    谢谢,你们才是好人啊,真的。

    尝试,回到原点思考。

  • 很好……看来明年前半年就是天国与地狱的世界!
    兴奋的热血沸腾与痛苦的龇牙咧嘴,让我们华丽的白手起家吧!!

  • 2005-10-16

    前夜

    “到桑达巴大概还有三天,今晚大家先休息吧。”

    撒加脸色深沉,虽然看不出劳累之态却也显得忧心忡忡。
    即使这样他依然忘记不了关照其他的伙伴,此刻开始忙着整理宿营地。
    他的妹妹,一身沉重全铠的梅利安听到“休息”二字早已如遇大赦的瘫坐在地
    几天来连日的奔波令这位本来便算不上身强体壮的精灵少女疲惫不堪。
    与默默忍耐咬牙坚持的牧师小姐不同,另一位精灵千金早就叫苦连天——
    一边喃喃自语的抱怨一边扑倒就睡的术士露露提雅——
    又马上被身下草丛中的一窝小蛇吓得惊叫着窜起来。
    大个子乔鲁巴斯迅速阻止了这个叫嚣着要立刻用火球轰平山头的小丫头,
    其他人用感激的眼神望着这个蛮战士,暗暗松了一口气。
    尼尔站在山崖边远眺着夜色笼罩下的无尽平原,眉头紧锁
    也许是在担心着依然生死未卜的哥哥,或是为了同样不知该作何对策的自己。
    依然显得泰然自若的只有龙箭,也许只有如他一般不断磨练自己意志的人
    才能做到肉体跟精神都同样的坚毅顽强,敢于面对任何挑战。
    吟游诗人正习惯性的坐在一边轻轻调试着鲁特琴弦
    星月无光的漆黑夜空下看不清他的表情,轻轻的哼唱将朋友们接连送入梦乡。


    “……你醒得可真早。”
    坚持第一个守夜的撒加看着悄悄起身的诗人,揉着眼睛努力地笑了笑。
    因菲尔德略带粗鲁的用手指梳弄着蓬乱张扬的长发,
    小心的迈过鼾声正酣的乔鲁巴斯与睡的形象全无的小露露,来到圣武士的身边。

    “睡不着了……”宝蓝色的眼睛依然带着倦怠,却闪烁着淡淡焦虑。
    诗人双眼定定地望着远处隐隐闪现着点点火光的桑达巴,“……我们要怎么办?”

    “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只要到了那里一定有我们可以去做的事。”
    撒加也将视线挪回远方,稍稍深呼吸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更加坚定,
    “——至少是我们必须应该去做的事!”

    头顶的夜空不似往日般清澈高远,空气里带着早秋的寒意令人睡意全无。
    从身下一马平川的大地放眼眺望,桑达巴城显得近在咫尺而又如此遥远……

    ……我们该何去何从……就算真的到了桑达巴又该如何是好?
    压抑的不安静静从心中溢满而出,弥漫在沉闷的黑夜之中
    沉浸其中的两人相视无语,心事重重的思绪却不尽相同。


    “……你听到什么么?”忽然之间撒加竖起了尖耳朵,神情一凌。
    “什么……??”诗人警戒起来,仔细的聆听四周的动静
    却只有蛮子永恒的鼾声和的梅利安低低的呓语“……我想洗澡……”
    刚刚想要嘲笑一下精灵的神经过敏,但下一刻却也听到有什么声响——

    那声音越来越大,仿佛燃烧的烈焰坠落席卷的呼啸——来自于天上!


    因菲尔德与撒加同时抬起了头——

  • 2005-06-16

    唉唉诗人……

    那么,通过今天晚上我们在天大广场利用石板地的砖块作为方格进行真人MK式PK之后……再次郑重证实——因菲尔德这个诗人根本不是打架的料!|||||||||||||||
    (好吧,玩的是很开心的!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