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5

    无妄之灾

    ……感压笔罢工了……哦耶|||||||||

    换了新的笔尖之后一直不太对劲……不过觉得应该不是笔尖的关系,UBS接口故障可能性更大呢……总之现在十次有八次板子亮着笔却没反应……于是画了一半的涂鸦啊,生日图啊什么的全搁浅了(另一半也因为我这人很渣||||||),画着两笔只要放下笔再回来就没反应了orzzzzzz…………不知道回头买个新接口来能不能有所改善……

  • 2007-01-13

    孔乙己

    .
    .
    .
    .
    .
    .

    大家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XXX,你又偷人家的图了!”

    ……XXX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画不能算偷……窃画!……漫画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听的话,什么“嫉妒心理”,什么“吸收”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

    ——忘记是哪位高人的回复了,不过真精辟……= =
    不过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只是唏嘘一下,这年头为什么这种人如此多……

    想知道就点吧……

  • 2007-01-02

    新年以及其他

    ·2006年的最后一天依然在下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雪的喜爱已经只限于站在玻璃窗后静静欣赏了。不过还是早早起来赶到S家去——ken-chan跟阿九都过来玩了,这么难得的机会不去聚一聚就太遗憾了。运动起来才发现家蹲太长时间了,以前1小时内便能完成的车程现在要花1个多钟头的时间,还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歇了好几次,真是败。ken-chan买了很多同人志回来送我们,感动死了!T口T  阿九到了后她们开始yy网王,并试图给我洗脑,不得不说阿九看到我画的那个“柳”之后忍着没有掐死我实在是太宽容太仁慈了呀……(死)
    然后ken-chan进行了太鼓7究级修罗打法演示,阿九则进行了POP’N MUSIC究级9键高难度打法演示,她们……她们的手指都有残象的啊啊啊啊!!(指)小S提议合图,然后大家开始画立海的全人,我被指派了了两个最叔叔的角色=v=(啥?)不知那图回头S会不会放出来……

    ·元旦那天是银叶新团的第一次开跑。早上醒来发现感冒了,而寒炎家遥远的距离跟小S家有一拼,天也依然在下雪……带着小红花跟FLY坐上公交,下车后发现离目的地还有800米(这确切的数字来自于路边的路牌|||||)。新团的点投败了,于是还是用回了牧师,高级牧师果然好爽啊啊……可惜跑得时间太短了,尚未过瘾。胡子之前神秘的说今天要请客,其原因让我们好生猜踱了许久,然而最后也是未知。无妨,当是给他补一个生日宴好了!小狐狸竟然也不畏严寒的远道而来,带着他那罪恶的照相机。当我们热忱的邀请他留下来转天一起去K歌的时候,他羞涩了(喂),然后逃(喂喂||||)回了北京去。

    ·阿九的网王洗脑看来起到了一定效力……感冒所以昏昏沉沉的一直在睡,让后做了很RP的梦——一间教室的窗口,里面坐着立海的仁王——他就这么坐着,这个画面就持续着,最后一个很Q版的恐龙翻着死鱼眼出现,它是我的精神体,因为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无聊而出现。只见它抛起一块大石“轰”一下把那教室砸塌了,这个梦就算完了。没想到紧接着新的梦依然是——一间教室的窗口,里面坐着冰帝的忍足——于是那个恐龙又抛起一块石头“轰”一下把那教室砸塌了……整个晚上就在梦着这种事情,醒来之后狂汗不止……|||||||||

    ·漫友拿到了,谢天谢地!仿佛世界又重新把光明的一面展示给我了……

    ·受人所托一件事,但是最终跑了半天也没办成。最害怕这种两边不是人的事情了……费了半天劲那边的忙也没能帮上,可是哪边都没有错……这种夹在中间想自抽的感觉真的挺难受的。

    ·开始喝一种营养剂,味道RP极了,但是据说效果不错。算了,当药喝吧。

  • 2006-10-12

    果然是笨蛋

    嗯……觉得自己越来越口胡了……说起话来噼里啪啦的……
  • 2006-10-02

    我们都是孙子

    今天被一些成年人教育了。其实也没什么,我说出杂志给出的压得很低稿费跟屡屡拖欠稿费的事实之后,他们当时只是都看着我——还都笑了!

    其实早该明白的,在中国,别管是混那行,除非你家里有关系背后有人撑,不然没有一上来不从孙子做起的!只不过我们选择的,刚好是动漫这个行业而已。道理早就明白了,就是不愿意接受而已——毕竟没人愿意总给别人低三下四的当孙子吧。所以我们把大人称之为幼稚的想法理解为血性,当他们在严酷无情的社会之中为了活着拼命奋斗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失去什么而只是因为没有得到就在唉声叹气了。

    想起罗川老师在《天才宝贝》里面一句无奈的台词:

    小孩看得到梦想,而大人只看得到现实。但是不要因此责怪大人——因为,看得到现实,尤其残酷。”这句台词令人印象深刻,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触目惊心。

    爱欧拿着稿子去上海了,亲自交到编辑部。
    ——其实我们这两天赶稿,他是已经几天几夜没怎么合眼的。
    他很厉害,他真的肯下功夫去做,也有着当孙子也要贯彻始终的觉悟。

    那些人笑出来的时候,其实我一点也不气愤,也不惊讶,大概也是因为心里早就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不愿意面对吧。他们是值得我佩服的人,至少他们靠着自己的努力现在混出了样子,活得开心,然后站起身来看着别人把自己当爷。但是我并不羡慕——我根本不想当谁爷爷,我只是不想做孙子而已。

    不过看来,这又是“幼稚的血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