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24

    金龙·广州

    颁奖典礼挺盛大的,让我暂时忘掉了昂贵且没有报销的路费。

    最佳少年开始念提名的时候,已经清楚地看到了站在台下等待领奖的于叔,他拿这个奖实至名归,说心里话——早就该是他的了!不过酸楚多少是有的,谁不是为了自己的作品拼命地做好最好呢?

    好吧,其实我想说,当大屏幕上的最后一个提名《血族,空想白昼篇》的宣传图打出来时,台下忽然涌起的欢呼声,真的是出乎自己的意料。我们不是什么知名作者,也没有粉丝团这种东西,所以那一刻的热烈掌声让人格外感动。我轻轻说:5,你看啊,我们在金龙奖,这就是金龙奖。

    然后嘉宾宣布,最佳少年漫画,获奖者于彦舒。

    坐在旁边的香菇向我伸出大拇指:“你们很棒。”
    看到她盯着我看,才发现不知何时泪水竟然夺眶而出。

    失落以及收获……此番广州已经不虚此行了。
    真的,那些支持和喜爱《Bloodline》的读者大人,谢谢大家!

  • 2007-06-22

    今天去为你送行,不忍心去想,这将是最后一面。

    中午吃饭每人都倒上了送行酒,据说是一定要喝一口的。
    啊……跟你约好的,等我戒酒令解除之后,要好好的喝一场……

    咱们第一次一起喝酒还是大一刚入学没多久吧,记得是王鹏的生日,他请了很多同学,高中的大学的。因为吃的是自助,扎啤也都是论桶的拎上来,我们这边哥们喝酒都喜欢一杯一杯的碰,尤其遇到不是特别熟的朋友的更是一定要互相灌,不喝不行。可能就是因为这习惯不同吧,去厕所漏酒的时候看到你一趟一趟过来狂吐,发哥则早就软到桌子下面去了。结果那天我替你接着碰了三个,还多少有点纳闷,因为记得你说过在你们那边你算是有酒量的人。

    后来果不其然,等习惯了这边喝酒的速度,你的酒量就显现出来了,也不怕碰酒了,也没再醉到不省人事。于是你很有精神的跟我说,现在没问题了!改天一起拼酒吧!

    然则秘银众里嗜酒者稀少,每次聚餐也极少沾酒,于是一直没碰上机会。

    后来因为一次赶稿,赶得我旧病复发,三个多月调养不过来,只好遵了医嘱把酒禁掉。你知道后吼着不可以赖掉啊啊!我就笑着说,成,等我身体好了一定跟你喝个痛快!

    可是没有想到……这承诺再也无法兑现了。

    我举着酒杯,看着澄澈的琥珀色液体,一饮而尽。
    为了秘银最后的合图上,不再回来的第十二战友。
    我想我会一直戒酒了,除了每年的6月20日。那天,我一定来陪你喝上一杯。

    “——敬你的,兄弟!”

  • 2007-06-20

    暗无天日

    他从来也没有放弃过,从来也没有放弃过
    无论生命,还是梦想

    ——但是连这样的执着与坚强,也没能抵抗命运的无情

    想要祝福战士,一路走好

    可是眼泪落下之时却只想着回来啊请你回来!

    …… 

    我们会带着你的剑、血与力量
    继续守望我们共同的理想

    在那废墟之上

    重新筑起我们的城堡

  • 2007-02-27

    战士

    他面无血色,但依然低吼:“——是啊,我可是战士啊!”
    ……是啊!你是我们的战士,你不会就这样倒下的!

  • 2007-02-16

    蛋痛=

    可能是最近一年多被迫的时候太多了,所以脾气远没有以前好。
    又或者说……这种事情是自己犯贱,怨不得别人的?
    总之DKC那边没打算说什么了,自己声明一下就好,省得猪八戒照镜子——

    1,出那画册老伯半毛钱也没有拿,说好就是白给的,反正是自己喜欢的东西,无所谓; 

    2,那张同人本来是画给自己的,是因为喜欢原作才画的,画得怎么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家审美各不同而图上不上是编辑说了算。确实风格偏向日风,但个人认为跟“少女”二字不是很符合;

    3,被要走原图后才知道是要印赠送画册的,当时也想这图已经在网上发过了啊不要紧么之类,不过既然人家都说没问题了也就没在意了。而且画册里其他一部分画手的图也都是在网上或出版物上发过的,如果出版社都不在意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那册子是送的,非卖品,即是非商业的。

    以上。
    冰火是非常优秀的作品,老伯能力有限无法与那些职业达人的商插相提并论,好了。